菜单

病不知源,朱丹溪主湿(湿生痰

2019年11月20日 - 查看

医家立言著书,心存济世者,乃良善之心也,必须亲治其症,屡验方法,万无一失,方可传与后人。若一症不明,留与后人再补,断不可徒取虚名,恃才立论,病未经见,揣度立方,倘病不知源,方不对症,是以活人之心,遗作杀人之事,可不畏欤?如伤寒、瘟疫、杂症、妇科,古人各有所长,对症用方,多半应手取效,其中稍有偏见,不过白玉微瑕,惟半身不遂一症,古之著书者,虽有四百余家,于半身不遂立论者,仅止数人,数人中并无一人说明病之本源,病不知源,立方安得无惜?余少时遇此症,始遵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、仲景之论,治之无功;继遵河间、东垣、丹溪之论,投药罔效。辗转踌躇,几至束手。伏思张仲景论伤寒,吴又可著瘟疫,皆独出心裁,并未引古经一语。余空有活人之心,而无济世之手。凡辽是症,必细心研究,审气血之荣枯,辨经络之通滞,四十年来,颇有所得。欲公之天下,以济后人。奈不敢以管见之学,驳前人之论,另立方法,自取其罪。友人曰:真胸有确见,屡验良方,补前人之缺,救后人之难,不但有功于后世,正是前代之勋臣,又何罪之有?余闻斯议,不揣鄙陋,将男妇小儿半身不遂、瘫腿痿症、抽搐筋挛,得病之源、外现之症、屡验良法、难治易治之形状、及前人所论脉理脏腑经络之错误,一一绘图申明其说,详述前后,以俟高明,再加补助,于医道不无小补云尔。

老恕

《医林改错》成书于 1830 年 , 是我国著名医家王清任的心血之作。此书凝结了
其从事医学研究的临床心得,既有从事解剖实践
的记载,又有临证病案的总结,还有谈医论道和 说古论今的评述。目前已有70
多种版本,并有英、 法、日语等多种译本。书中虽无论述医学人文与
行医道德的专篇,但字里行间浸透着对医学求真
的不懈、革新济世的忘我精神和对患者高度负责
的人文思想,今天仍然值得业医者思考和学习。1 著书
“非欲后人知我,亦不避后人罪我” 业医者对医学求真的执着追求是对患者高度
负责的体现。孔子云 : 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 敢毁伤,孝之始也。
”正是由于受到这种传统观念 的影响,中国的解剖学之路举步维艰。王清任在
《医林改错》中写道 : “尝阅古人脏腑论及所绘之 图,立言处处自相矛盾”
,认为 “夫业医诊病,当 先明脏腑” ,强调 “著书不明脏腑,岂不是痴人说 梦;
治病不明脏腑,何异于盲子夜行” 。于是为 “临证有所遵循,不致南辕北辙”
,将个人生死置 之度外 , “非欲后人知我,亦不避后人罪我” ,开
始了中医学脏腑解剖研究。嘉庆二年,滦县稻地 镇流行 “温疹痢证”
,每日有百余名小儿死亡,裹 席半埋于荒野,被野犬食后,尸体皆破腹露脏。
王清任冒着染病的危险,不避污秽 ,“就群儿之露 脏者细视之”
,并与古医书所绘的 “脏腑图”进行
比较,发现诸多记载不准确。为明确成人和儿童
之差异,嘉庆四年六月,在奉天刑场,观察被判
处剐刑的女犯,解剖后发现成人与小儿的脏腑结 构大致相同,可惜
“虽见脏腑,膈膜已破,仍未 得见” 。1829 年,王清任得知江宁布政司恒敬公,
镇守哈密时,所见诛戮尸很多,对于膈膜一事很 熟悉,即 “拜扣而问之”
。通过其讲解,王清任对 于膈膜的形状和位置有了清楚的认识。王清任不
仅观察人体的内脏,也曾多次做过 “以畜较之, 遂喂遂杀”的动物解剖实验
。“余于脏腑一事,访 验四十二年,方得的确,绘成全图” [1 ] 。于 1830
年著成 《医林改错》 ,附图 25 幅。书中记载了人
体腔由膈膜分为胸、腹两腔,而非古书图中所给 两个膈膜、三个体腔;
明确了古人关于脏腑图记 之错处、主要修改并提出了诸如气府、血府、卫
总管、荣总管、津门、津管、遮食、总提、珑管、
出水道等概念,叙述了主要功能; 对心、肝、脾
、肺、肾等体内的重要脏器也有描述,指出
了以往古籍的错误。由于其研究的对象为犬食之 余的尸体,故有
“心无血说”等错误。王清任认 为卫总管由气府行周身之气,荣总管由血府行周
身之血; 纠正了古图中肺有六叶两耳二十四管的 错误
,“肺有左、右两大叶,肺外皮实无透窍,亦 无行气的 24 孔” ;
认为肝有四叶,胆附于肝右第 二叶,纠正了古图肝为七叶的错误; 关于胰腺、
胆管、幽门括约肌、肠系膜等的描绘更符合实际;
其还精辟地论证了思维产生于脑而不在心 ,“两耳
通脑,所听之声归于脑……两目系如线,长于脑,
所见之物归于脑……鼻通于脑,所闻香臭归于 脑。
”以上观点都与现代解剖学及生理学非常相
近。王清任在不断实践的研究中绘出了中医史上
全新的脏腑全图,填补了明清时期中医尚无系统 解剖知识的空白 [2 ] 。
“医学立言著书,心存济世 者,乃医家普心也” ,对 “访验 42 年”辛苦得出 的
《医林改错》 ,王清任仍然有 “意欲刊行于世,
惟恐后人未见脏腑,议余故叛经文”的顾虑,并加 以说明
“今余刻此图,并非独出己见,评论古人 之短长;
非欲后人知我,亦不避后人罪我,惟愿
医林中人,一见此图,胸中雪亮,眼底光明,临 症有所遵循” 。2 临证须
“审气血之荣枯,辨经络之通滞”
气为血之帅,血为气之母。气血是构成人体的物质基础。王清任认为
,“治病之要诀,在明白 气血。无论外感内伤……所伤者无非气血” 。 “气
有虚实,血有亏瘀 ” “亏损元气,是其本源” “血 尽气散,故死之速
”“气通血活,何患病之不除” , 正是对 《黄帝内经 》“定其血气,各守其乡;
血实 者宜决之,气虚者宜掣引之”的发挥 。 《医林改 错》中的 25
首化瘀方包含了行气化瘀、补气活
血、温阳化瘀、养阴化瘀、通下逐瘀、解毒活血、 通窍活血、蠲痹逐瘀等 8
种治法。以其对于半身不 遂的见解为例 , “余少时遇此症,始遵 《灵枢》
《素问》 、仲景之论,治之无功; 继遵河间东垣、
丹溪之论,投药罔效。辗转踌躇,几至束手” 。王 清任
“凡遇是症,必细心研究,审气血之荣枯, 辨经络之通滞”
,在全面研究古今各家学说之后,
从理论上发展了古人的风火湿痰之论,进而提出
半身不遂的病因多属气虚,气虚不能帅血而行,
血瘀经脉,发为偏枯,从而制定益气活血之大法,
创立了补阳还五汤,至今仍有效地指导临床实践,
在革新思想指导下提出的上述理论,有重要的临 床应用价值 [3 ]
。活血化瘀特别是补气活血法,至
今仍广泛应用于内、外、妇、伤科等多种疾病中,
并被作为课题进行科学研究,可见其影响深远。3 立言
“必须亲治其证,屡验方法,万无一 失,方可传与后人” “生命至重,有贵千金”
,业医者来不得半点 马虎。王清任认为做一名苍生大医,既要有 “活 人之心”
,还须有 “济世之手” ,只有这样才不致 “轻忽人命”
。医者当勤求古训,精究方术,对证 治方法
“必须亲治其证,屡验方法,万无一失, 方可传与后人” 。
“若一症不明,留与后人再补, 断不可徒取虚名,恃才立论,病未经见,揣度立
方,倘病不知源,方不对症,是以活人之心,遗 作杀人之事”
。其强调临证时,应当分清标本虚 实,因人制宜,鄙视
“一见逆症,遂无方调治, 即云天数当然” 。例如,书中记载 “痿证”的诊 治
,“痿证是忽然两腿不动,始终无疼痛之苦。倘
标本不清,虚实混淆,岂不遗祸后人” 。如果 “以
气虚血瘀之症,反用散风清火之方,安得不错! 服散风药,无风服之则散气;
服清火药,无火服 之则血凝; 再服攻伐克消之方,气散血亡,岂能 望生!
溯本穷源,非死于医,乃死于著书者之手” 。 在谈到遣方用药时
,《医林改错》中一再强调要分 清标本虚实,重视辨证施治。关于血府逐瘀汤所
治之头痛,书中强调 “查患头痛者,无表症,无
里症,无气虚痰饮等症,忽犯忽好,百方不效, 用此方一剂而愈”
,经过辨证,排除了气虚、痰 饮、表症等类型,又属于久病多方医治无效( 治疗
过程中的效果也是协助诊断的过程) 的头痛,才判 断为血瘀。临证时
“审谛覃思,不得于性命之 上” ,用药时强调 “痛轻者少服,病重者多服,总
是病去药止,不可多服” 。处方时也是如此 ,“其方
效者,必是亲治其症,屡验之方; 其不效者,多
半病由议论,方从揣度。以议论揣度定论立方,
如何能明病之本源……此何等事,而竟以意度, 想当然乎哉!
”此论足资医者谨慎,不能从揣度想 当然来定方 [4- 5 ] 。4 思考与借鉴4. 1
“ 学问之进步在疑,非善疑者,不能得真信也” 蔡元培先生曾说 :
“学问之成立在信,而学问 之进步在疑。非善疑者,不能得真信也 。 ” 《医林
改错》中可见王清任敢于质疑古人、唯真理是求
的革新精神,这种催人奋进的精神,是医学发展 的不竭动力
。《医林改错》抨击了那些 “不敢议论
古人之非,不曰古方不合今病,便云古今元气不 同”的观点,并大声疾呼
“以无凭之谈,作丧人之 事,利己不过虚名,损人却属实祸,窃财就谓之
盗,偷名岂不为贼” 。梁启超称王清任是 “中国医
界极大胆革命论者,其人之学术,亦饶有科学的 精神”
,今天医学之进步仍然需要这种精神。诚 然,由于历史条件所限
,《医林改错》中错误或荒 谬不可避免,至于 《医林改错》改对了多少,抑
或改错了多少,这个问题已不重要。站在今天的
立场上,不应责难古人观察的肤浅,而应首先向
王清任对传统质疑和挑战的精神肃然起敬 [5- 6 ] 。4. 2
“病有千状万态,不可以余为全书” 王清任相信真知只能来自于实践与务实的研
究,不迷信古人的说教,敢于疑古创新,对于自 己的著作,王清任一再告戒 :
“病有千状万态,不 可以余为全书……余著 《医林改错》一书,其中
当有不实不尽之处,后人倘遇机会,亲见脏腑, 精查增补,抑又幸矣。 ”
,这种求真务实的精神和 对病人高度负责的人本思想,是王清任愿以一己
之力推动中医解剖学前进的关键所在 [7 ] 。限于当
时的客观条件,在脏腑形态描述方面有诸多错误, 王清任强调
“不善读者,以余之书为全书,非余 误人,是误余也”
。医学是救死扶伤的科学,其本质决定了其具
有科学性及人文性。特鲁多医生曾说 : “医学关注
的是在病痛中挣扎、最需要精神关怀和治疗的人,
医疗技术自身的功能是有限的,需要沟通中体现 的人文关怀去弥补。
”具有人文位格的医学,才是 敬畏生命、尊重生命、关爱生命、呵护生命、善
待生命的不会沉沦的医学,是将仁爱渗透于医术
的对生命终极关怀的诠释。笔者认为,王清任是
一位兼具科学性与人文性的医学大家 。 《医林改
错》在中医解剖学、方剂学、内科学上所作出的贡
献是巨大的。应推崇和学习的是王清任那种坚韧不
拔的实践精神、尊古而不泥古的质疑精神、求真务
实的科学精神及谦虚谨慎不慕虚名的治学精神。参考文献[ 1] 清·王清任 .
医林改错[M] . 天津: 天津科学技术出 版社, 2011: 1- 50.[ 2] 张其成 .
王清任学术思想研究[ J] . 医古文知识, 2003 : 4- 7.[ 3] 宋泽滨 .
王清任论医德[ J] . 道德与文明, 1987 : 20- 21.[ 4] 程记伟, 蔡定芳,
白宇 .《医林改错》 功过论[J] . 环球 中医药, 2016, 9 : 176- 178.[
5] 张再良 . 改错医林唯求真— — —从王清任的《医林改 错》 说起[J].
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, 2007, 9 : 98- 99.[ 6] 温长路, 温武兵 .
王清任创新精神的社会学基础[ J] . 上海中医药杂志, 2006, 40 : 53-
54.[ 7] 董汉良 . 试论王清任的医德医风[ J] . 陕西中医学院 学报, 1983
: 21- 22.作者简介: 梁晓春,女,61 岁,硕士,主任
医师,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研究方向: 中西医结 合诊疗内科等疾病。

半身不遂论

中风

半身不遂,病本一体,诸家立论,竟不相同。始而《灵枢经》曰:虚邪偏客于身半,其入深者,内居荣卫,荣卫衰则真气去,邪气独留,发为偏枯,偏枯者,半身不遂也。《素问》曰:风中五脏六腑之俞,所中则为偏风。张仲景曰:夫风之为病,当令人半身不遂。三书立论,本源皆专主于风。至刘河间出世,见古人方论无功,另出手眼,云:中风者,非肝木之风内动,亦非外中于风,良由将息失宜,内火暴甚,水枯莫制,心神昏昧,卒倒无所知,其论专主于火。李东垣见河间方论矛盾,又另立论,曰:中风者,气虚而风邪中之,病在四旬以后,壮盛稀有,肥白气虚者问亦有之。论中有中腑、中脏、中血脉、中经络之分,立法以本气虚、外受风邪是其本也。朱丹溪见东垣方症不符,又分途立论,言:西北气寒,有中风;东南气湿,非真中风。皆因气血先虚,湿生痰,痰生热,热生风也。其论专主于痰,湿痰是其本也。王安道见丹溪论中有东南气温非真中风一句,使云: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、仲景所言是真中风,河间、东垣、丹溪所言是类中风。虞天民言:王安道分真中风、类中风之说,亦未全是,四方病此者,尽因气温痰火挟风而作,何尝见有真中、类中之分?独张景岳有高人之见,论半身不遂,大体属气虚,易中风之名,著非风之论,惟引用《内经》厥逆,并辨论寒热血虚、及十二经之见症与症不符、其方不效者。可惜先生于此症,阅历无多。其余名家所论病因,皆是因风、因火、因气、因痰之论;所立之方,俱系散风、清火、顺气、化痰之方。有云气血虚弱而中风邪者,于散风清火方中,加以补气养血之药;有云阴虚亏损而中风邪者,于滋阴补肾药内,佐以顺气化痰之品。或补多而攻少,或补少而攻多,自谓攻补兼施,于心有得。今人遵用,仍然无效,又不敢议论古人之非,不曰古方不合今病,便云古今元气不同。既云方不合病,元气不同,何得伤寒病麻黄、承气、陷胸、柴胡,应手取效?何得中风门愈风、导痰、秦艽、三化,屡用无功?总不思古人立方之本,效与不效,原有两途,其方效者,必是亲治其症,屡验之方;其不效者,多半病由议论,方从揣度。以议论揣度,定论立方,如何能明病之本源?因何半身不遂,口眼歪斜?因何语言蹇涩,口角流涎?因何大便于燥,小便频数?毫无定见,古人混猜,以一亏损五成元气之病,

2013-04-07 11:21阅读:235

|<< << < 1;)
2
3
>
>>
>>|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中风第二

  人百病 首中风 骤然得 八方通 闭与脱 大不同 开邪闭 续命雄 回气脱
参附功

  顾其名 思其义 若舍风 非其治 火气痰 三子备 不为中 名为类 合而言
小家伎

  瘖喎邪 昏仆地 急救先 柔润次 填窍方 宗金匮

二、中风

【原文】人百病,首中风;骤然得,八方通。

【语译】在人类所患的各种疾病中,首先值得注意的要算是中风病。这种病大多是急骤发作的。引起这种病的风邪是由四面八方来的。

【注释】中风:中(zhong)风,病名。见《内经.邪气藏府病形篇》等。亦称卒中。指猝然昏仆,不省人事,或突然口眼喎科,半身不遂,语言不利的病症。关于中风的病因,唐、宋以前均认为以外风为主要因素。金、元时代,刘河间主火,李东垣主气,朱丹溪主湿(湿生痰,痰生热,热生风)。元.王履(王安道)又将本病分为真中风、类中风两种。《医经溯洄集.中风辨》:”殊不知因于风者,真中风也。因于火,因于气,因于湿者,类中风,而非中风也”。在辨证方面,按病情轻重,分为中络、中经、中腑、中脏四个类型。《金匮要略.中风厉节病脉证并治》:邪在于络,肌肤不仁;邪在于经,即重不胜;邪入于脏[腑],即不识人;邪入于脏,舌即难言,口吐涎”。然而对突然昏仆,不省人事者,又当辨明闭证和脱证的区别。指外感风邪的病证。是太阳表证的一个类型。《伤寒论.辨太阳病脉证并治》:”太阳病,发热,汗出,恶风,脉缓者,名曰中风。”八方:东、南、西、北,东北、西北、东南、西南等八个方位。

【原文】闭与脱,大不同;开邪闭,续命雄;固气脱,参附功。

【语译】诊断中风症,应分辨闭症与脱症,二者是大不相同的,治法当然也不同。闭证要用疏通的方法,以小续命汤力量最为雄厚。脱证要用固守元气的方法,不使元气虚脱,用参附汤最有功效。

【注释】闭与脱:风邪侵入人体后,陏着病人脏腑寒热虚实的不同,而发生不同的证候;若病人素有郁热,则多见闭证。闭证的症状是神昏不语,痰涎涌塞,牙关紧急,面赤,两手握紧,脉搏有力,或二便闭结,应先用开窍醒神的方法来治疗。如脏腑本属虚寒的,则多见脱证。脱证的症状是不省人事,口开手撒,汗出如珠,二便失禁,肢体厥冷,脉微欲绝。应该急用回阳救逆或益气固脱的治法。
r>【原文】顾其名,思其意,若舍风,非其治。

【语译】中风这个病,顾名思义,是由于中了风邪而引起的。因此,如果放弃以治风邪为主的治法,那就不是正确的治疗方法了。

【注释】舍(she),放弃的意思。

【原文】火气痰,三子备;不为中,名为类;合而言,小家伎。

【语译】关于中风的病因,在金元四大家中,刘河间认为是由于火盛,李东垣认为是由于气虚,朱丹溪认为是由于痰多的原因所引起。后世医家为了与前面所谈的由于中了风邪所引起的”中风”相区别,将火、气、痰所引起的中风称为”类中风”。总之,刘、李、朱三人的说法,虽各有其独特的见解,但究属是一家之言,难免都有片面性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